第两百五十三章 自愿奴仆印

洪素素随手把研钵收了起来,对中年人道:“救治你儿子的药我已经配好了,不过丑话可是说在前面,要是你还没回去你儿子就死了,或者刚服了药,药效还没有发挥你儿子就不行了这可怪不得我。”

中年人苦笑道:“这个姑娘放心,我儿子的情况我也清楚,没有姑娘的药他必死无疑,姑娘的药哪怕只有半分希望能救活他,对于我来说这笔交易也是值得的。

若是……若是最终我那苦命的孩儿还是没能挺过去,这也算天命难违,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中年人话虽然说的宽容大度,但若是洪素素之前没有用剧毒震慑过他,一旦他儿子死了说不定就让医师跟着陪葬。

洪素素淡淡道:“今晚最是凶险,你儿子会咳出体内积聚已久的淤血,同时也会发高烧神智不清,你要给他降温不要让他烧坏了脑子。还有你得看好他,不要让他神智混乱之际咬断自己的舌头。”

中年人道:“我会用高度烈酒给他擦拭全身来降温,也会绑住他的嘴不让他咬到舌头。”

洪素素道:“久病成医,这句俗语看来说的不假,经验丰富的你能照顾好你儿子。只要挺过今晚,你儿子必能恢复如初。”

中年人激动道:“今晚我定然彻夜不眠看护好他,太好了,不知过了今晚之后该如何去做?”

洪素素道:“过了今晚之后,我会再给你开一些调理的药。从现在起不要给你儿子吃任何东西,要用百年以上的老山参熬汤,将十碗水熬成一碗水,每次给你儿子服一酒盅,记着每天不要超过三杯。”

中年人用心听着一字不漏的牢牢记下,仔细问道:“这些我都记下了,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洪素素道:“暂时就这么多了,不过老山参我可不提供,再说我这里也没有。我这里卖的药都是供修行者用的,老山参是普通人用的,你自己去买吧。”

“是,是,这个我自己去买。”中年人回忆着洪素素的话,老山参要百年以上的,他决定买千年或者万年份的。

只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他的身上已经没有半块元石了。老山参虽然是普通人用的药材,但是上千年或者上万年的依旧价格不菲,至少要数百元石才能买得到。

为了给自己儿子治病,他已经借遍所有认识的人,不会再有人借钱给他。难道要铤而走险在永定城干上一票?

中年人神色的变化不定,突然想起自己之前中洪素素的毒短时间内不能动用修为。最后一条路也被堵死了,中年人眉头皱起绞尽脑汁的想办法筹钱。

鹰翔看出了中年人的为难神色,他将五千元石以及如意骰一起递了过去道:“想必你身上的元石不够,这些你拿回去吧,救人要紧。”

沈涵听了使劲扯了扯鹰翔的衣袖,拼命地给鹰翔使眼色:“喂,这可是五千元石啊,还没有捂热乎呢能不能不要这么败家?”

鹰翔看到了沈涵的眼色,但却没有收回自己递出去的东西。与人为善这是族长爷爷教导过自己的话,当然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也是族长爷爷教导过的话。

中年人望着鹰翔递过来的东西不由的很是感动,他接过装元石的钱袋却没有拿如意骰,对鹰翔道:“多谢主……主人,元石已经够用了,如意骰还请您收回,这五千元石算我梁九风借的,将来必定一块不少的奉还。”

说到主人这两个字时,中年人声音有些干涩很是不习惯,不过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他自愿成为鹰翔的奴仆,印堂的自愿奴仆印可不是摆设,而是一种天道见证的痕迹。

若是他敢对鹰翔不敬,鹰翔一个念头就能让他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就算鹰翔不动手,天道也会认定他违背誓约,会降下可怕的惩罚在他身上。

中年人对鹰翔行了一个谢礼之后,就带着洪素素配好的药剂离开了,他走的很匆忙急着回去救儿子。

沈涵拍了拍鹰翔的肩膀道:“你真是走运,一眨眼功夫就收了一个黄阶中期高手当奴仆,这永定城中我们带着他出门多威风多有面子!喂,如意骰能借我玩两天不。”

奴仆?鹰翔听到这两个字时觉得分外刺耳,他微微皱起眉头道:“我们也曾失去自由,自然知道那种滋味有多难受多憋屈。我会还廖九风自由,不是因为单纯善良也不是因为怜悯同情,而是因为我厌恶甚至痛恨奴仆的存在。”

沈涵低下了头,想起了自己刚刚被卖到盛宝堂大船上的日子,开始在船底每天活着猪狗不如,后来则被贾老二打骂随心。那段日子刻骨铭心,或许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他也很讨厌失去自由的滋味。

鹰翔把如意骰塞在沈涵手里道:“好了别这幅样子,我们现在能够行走在阳光下不是应该开怀大笑吗?”

沈涵笑了,双眼发亮地看了一眼如意骰就收进了怀里,他不是贪图星辰铁的珍贵而是真正对高级如意骰感兴趣。奶奶的,我还就不信了,我真的拼不好这玩意儿。

“怎么,你想还他自由?”洪素素一双妙目看着鹰翔,不过嘴脸却有一抹不以为然的笑意。

“是的。”鹰翔坦诚回答。

“看来你这傻小子又开始犯傻了,有送上门来的奴仆不要,你知不知道有一个自愿奴仆印的奴仆多难得?”洪素素语气惋惜道。

就算对于毒王谷的人来说也不是人人都有自愿奴仆跟随,毕竟这种事不能强求只能看运气和自身实力。得有人不惜一切代价求上你,而你又恰好能解决他的困境,这样才能收下一个自愿奴仆。

“自愿奴仆印?”鹰翔这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很好奇。

洪素素详细的为鹰翔解释了有关自愿奴仆印的事情,对于自愿奴仆印没有人能比毒王谷的人更了解。

“这么说我脑海中存在的那个印记就是自愿奴仆印?就是用来控制廖九风的东西?”鹰翔问道。

“没错。自愿奴仆印分为主印和仆印,仆印只能一对一针对一个主印,也就是说一个自愿奴仆不可能有两个主人。但主印却不止针对一个仆印,只要你有本事让别人心甘情愿为奴,你的识海有多大就有多少奴仆。

你脑海中的印记是自愿奴仆印中的主印,而廖九风额头的那个印记是仆印,那个印记不仅存在于廖九风的额头更深深刻进了他的神魂。你只需要弄碎你脑海中的印记,廖九风就会神魂破碎而亡。当然想要控制他也很容易,针对你识海中的奴仆主印无论做什么廖九风的神魂都会感同身受,最常见的手法无非就是针扎、火烤、刀锯,这些在你自己的识海中很容易幻化出来。”洪素素笑嘻嘻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