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被赶出家门

自从自己的美好的婚礼被那一层所谓的亲情而破坏后,尹恩皓从婚礼现场跑掉之后,就一头扎进了酒吧,整日的以酒为伴。

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带着在酒吧里认识认识的不良女回家过夜,被尹泰山臭骂了一顿。可是第二天还是如此,只是带回家的女人换了样子而已。反复几次,尹泰山也没有办法,他实在无法忍受一个生活异常糜烂的儿子,一气之下,就把他赶了出去,尹恩皓有家归不得,只好到外面租房子住。

不过,那个家于他而言,现在也变成了无所谓的存在,可有可无。

一个人没有了灵魂,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赵慧茹心疼儿子,几次向尹泰山求情,但强硬如尹泰山,就是不肯做出让步。

同时他还在心心念念的想让自己的大女儿搬到家里和自己同住。

他早就秘密派人在言楚瑶结婚当天化妆时用的梳子上找到了她的头发,和自己的送到医院化验,结果出来,他们确系亲生父女关系。

虽然言楚瑶早就言明,他这个亲生父亲可有可无,她根本就不需要,因为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爸爸,那就是抚养照顾了她二十多年的言同舟,其他任何人都无可取代。

尹泰山很不甘心,当年他和言同舟一起喜欢上了师父的女儿,也就是他们的小师妹。

可是小师妹的心里只有言同舟,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对她好,她就是不肯把心里的那一席之地留给他,早年的单相思使他受尽了煎熬。

后来师父又扬言,要把自己的独传秘方传给自己未来的女婿,他知道言同舟和小师妹早已两情相悦,这无疑是变相的把秘方传给言同舟了。

他很不服,为什么小师妹粘着言同舟,就连师父也向着他,他自认为根本不比言同舟差。

终于,他想了又想,在良心的煎熬与折磨下闯入了小师妹的房间,给她下药,然后强了她。

往事历历在目,中年的尹泰山从未否认自己当年的龌蹉,却从未后悔。

尤其是当他知道了当年小师妹竟然为自己生了一个女儿,而且还出落得那么标志,那么懂事时,他就更坚信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无比的,是不需要忏悔和救赎的。

这些天,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让言楚瑶能回到自己的身边,而且,他已经想到了可以让言楚瑶搬到自己的别墅里和自己同住的办法。

市第一人民院

吃了午饭,暖和的阳光透过大玻璃窗照进病房,言同舟躺在病床上本就嗜睡,为了减轻病痛的折磨,医生给他打了一阵镇静剂,不大会,他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言楚瑶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才接听。

对面的是一个男人,“喂,是瑶瑶吧。”

能这样亲昵的喊出她名字的人没有几个,而且,听声音她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人,尹泰山。

“你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不好意思,尹先生,我跟你没什么话可说,我还有事,挂了。”

“不要挂,瑶瑶,我有事,是关于那间铺子的。”那边的尹泰山急急道。

本来言楚瑶根本不想和他有太多的联系,当然,除了那一层她根本就不愿意接受的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