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失措膻中穴,慢性毒药彼

“小女娃,休得乱说,千百年来,我们少林寺从来是行得正做得端,怎么会做下毒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呢?”被白衣女子冷菲雪这么一说,坐在四人末端的慧贱当即站了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

浑身正气,满脸佛光,丝毫没有阴霾之色。

“菲雪妹妹,你是不是弄错了啊,我看少林寺的四位大师不像是这样的人啊!”刚刚慧贫等四人的表情都被李红莲尽数收入了眼中,除了满脸的愤怒和茫然,四人并没有任何做贼心虚的样子。

“哦?是吗?那方丈大师敢不敢将这杯清茶喝下。”冷菲雪盯着少林方丈,眼神当中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不过令她始料未及的是,不仅这慧贫伸手过来了,就连一旁的慧富、慧贵、慧贱三人也是不假思索地将手伸了过来,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师兄,你是少林寺的方丈,你不能有事!”三人也不能确定这清茶当中到底有没有毒,不过他们见眼前的这个白衣女子这么笃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内心也就忐忑不安了。

慧贫没有说话,抢先其他三人一步,劈手就将冷菲雪递过来的清茶夺了过来:“少林寺的清誉比什么都重要!”没有丝毫犹豫,慧贫斩钉截铁地将这碗清茶喝下了。

一小会儿功夫后,慧贫脸色依旧,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不适,这个时候,众人也看出了一点端倪,这少林寺的方丈根本就不像是中了毒的样子了。到了现在,就连李红莲等人也用诧异的眼光看向了白衣女子冷菲雪。

辰凯天也将目光看向了冷菲雪,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妖女,你无端诬蔑我们少林寺,到底是何居心!”见慧贫没有丝毫的不适,慧富等三人如释重负,陡然,慧贱一声爆喝。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白衣女子冷菲雪,等待着她的解释。

“这茶中确实有毒!”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辰凯天身旁的那个黑衣侍从突然开口说道。

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黑衣侍从,不过他却不再说话,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冷菲雪。

“方丈大师,你将你的手用力地按在膻中穴上面试试?”等了许久,冷菲雪终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开口说道。

闻言,场上的人再次将目光看向了方丈慧贫。

“膻中穴?这是为何?”话虽然是这么问,但是慧贫还是将手按在了胸前两乳的中点处。

用力一按!

“啊!”陡然间,少林寺方丈大师竟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而后,只见他瞬间跌坐在地上,脸上黑气弥漫,惨白的牙齿露了出来,黑白之间,仿佛九幽而来的恶魔。

“师兄!”慧富等人一声惊呼,“妖女,你到底对我们师兄施了什么手段!”在慧富等三人看来,一定是眼前的这个白衣女子冷菲雪施展了什么恶毒的手段,这才使慧贫中计了。

“没……没……我没事,师弟,我确实中毒了!”慧贫踉跄着脚步,在慧富等人的搀扶下,慢慢地站了起来。

惊骇,诧异,众人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冷菲雪,这个奇特的女子。

“敢问这位姑娘,我中的是什么毒,这杯清茶之中怎么会有毒呢?”慧贫依旧黑着脸,但是他的脸上却满是仁慈的佛性光芒。

“哎!”冷菲雪轻叹一声,“三位大师,你们也可以将手按在膻中穴上面试试。”冷菲雪并没有正面回答慧贫的话语,而是看向了慧富等三人。

“啊!?”慧富等三人满脸的诧异和惊骇,“难道我们也中毒了吗?可是,我们并没有喝这碗茶啊!”

三人依旧不信,不过当他们看到冷菲雪那带有深思的目光之后,还是照着冷菲雪的话语去做了。但是他们三人还算聪明,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去按膻中穴,饶是这样,当他们的手用力按在胸前时,他们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剧痛,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丝的黑气。

怎么会这样!

“这?!”看着场上的一切,慧贫眼眸当中闪过了一丝智慧的光芒,“看来武当派就是这样覆灭的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紧接着,慧贫将那个负责传信的僧人叫了进来,让他用力将手按在了膻中穴上面。

果然,这个僧人也如同慧贫等四人一样,满脸的黑气,痛苦的惨叫一声,直接跌倒在地上了。

不过这个僧人似乎比慧贫等四人聪明一点,直接运功来抵挡这阵剧痛。

看见这一幕,慧贫等四人满意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黑衣侍从却面露寒光了,正当他准备开口说话之时,冷菲雪已经大声叫了出来:“不要!”

一切,似乎都已经迟了!这个僧人一运功,顿时如遭雷噬,瞳孔急速放大,口吐白沫,很快就倒地了,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了空!”慧贫方丈三步并两步,急速走到了这个名叫了空的僧人面前,伸手在他的鼻子之下探了探,“他已经死了!”

“啊!”众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满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冷菲雪。

“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慧贫满脸的悲伤,虽然他已经猜到了这是长白山天魔吴法吴天的手段,但是他却百思不得其解。

被众人盯着,冷菲雪也感觉不是很自在,悠悠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慢性毒药,而你们服用这种毒药的日子估计有几十天了。这种毒药平时看不出来,但是膻中穴却是这种毒药的命门,一旦膻中穴受到任何的攻击,这种毒药的毒性就会迅速地在身体当中蔓延。而这个时候,一旦运功,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慧贫等四人听到冷菲雪的话语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顿时一寒,一股无力感立马迎面袭来。

“照这么说来,我们一不能运功,二不能使膻中穴受到任何的攻击?”慧贫一点就透,“看来武当派恐怕就是毁灭在这种毒药之下了。”慧贫的语气当中多少有点兔死狗烹的味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你们运功还是可以的,只不过会加速毒药的蔓延而已,但是你们万万不可在膻中穴受到攻击之后再运功,那样只有死路一条。”

“姑娘,可有解救之法!?”慧贫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双眼当中满是希望之色。千古的少林,不能就这样毁在了他的手中,他不能愧对列祖列宗。

现在整个少林寺的人马应该都已经中毒了,想一想,天魔的人马应该很快就会杀到了吧。不过,这天魔想来也是一个高傲之人,他恐怕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阴谋,估计会等着三天后我们带领江湖人士杀向长白山吧。希望是这样吧,那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来解毒了。

在慧贫等人冥思苦想的时候,冷菲雪已经将鼻子探到了清茶上面,一会儿功夫之后,她笑了,脸上一片灿烂。

“方丈大师,山脚下面的江湖人士来到少林寺有多久了?”冷菲雪突然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

“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慧贫想了想,回答说道,他还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奇特的女子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中毒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而山脚下面的那些武林人士,不出意外,他们也中毒了。”

慧贫沉吟片刻,想了想,心中一片骇然,这长白山的天魔真是好大的手笔啊,竟然想要将他们这些人一网打尽。看着眼前这个白衣女子,慧贫感到十分的庆幸。

“想要解毒也十分的简单。”冷菲雪接着说道,“只要你们断了毒药,中毒多少天,再休息多少天就可以恢复了。”

毒药来源!慧贫心智不是一般的高,他看了看桌子上面的清茶,脑中慧光一闪,“水!”

能够一下子使上千人同时中毒,除了将毒药下在水中,慧贫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办法了。看来这里的事情了结了之后,还要将附近的水源查看一番啊!

“方丈大师不必担心,这种慢性毒药仅仅只能在物体当中存在三四天的时间而已,它具有很强的挥发性,一旦时间到了,它就消散在空气当中了。顺着这条线,我们说不定还能找到下毒之人呢。”冷菲雪又发现了一些毒药的特性。

“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药?”

“彼岸花!

“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在此生无法触及的彼岸,卸下所有记忆,花为黄泉。

“曼珠沙华,血红色的彼岸花。

“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它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

“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因其红的似火而被誉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地狱。

“这慢性毒药便是以彼岸花为引,其中再参杂其它的东西,融合而成的。想来这制备毒药的人应该有很深沉的情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