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反击

特么对于 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随着谈论信息的重要性陈赓就非常果断的离开了周主任的办公室

为什么这么多年來这么多一起革命的同志都导线了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做人不够小心

不该自己知道的侍寝陈赓是绝对不会去参与的晃着身子陈赓來到了董必武先生的办公室

董必武先生为人敦厚留着八字胡子非常漂亮也是党内最有名的元老了参加过长征也是红党与国民党谈判的代表之一

陈赓进屋之前董必武正在修胡子看到陈赓來了给陈赓搬了张凳子

陈赓递给了董必武一个从小商品市场买來的刮胡刀递给了董必武董必武摇摇头“你这家伙出去做个任务还不忘记买东西小心被人举报了”

“谁爱举报谁举报吧不过这东西真不错你想行军打仗的时候那里有时间刮胡子就这样轻轻几下就结了你说咱们就生产不出來这东西呢”陈赓羡慕的说道

董必武放下手里的镜子对陈赓说道“你这一次怎么那么顺利跟我说道说道”

陈赓随意坐在凳子上正准备跟老爷子好好的扯一会从门外进來两个人

“王明同志康生同志你们好”陈赓伸出手非常友好的说道

随着抗日战争爆发为了让中国和日本能血拼下去苏联给了非常强大的支持同时为了让红党有机会发展等内战结束后两党势力不至于差别很大共产国际很多党员回到中国

康生比较严肃话不是很多只是跟陈赓打了哥招呼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倒是王明对陈赓这个机灵鬼非常熟悉当年他组织中央工作的时候也是非常喜欢这个年轻人的

“陈赓同志这一次你可又立刻大功了这么多物资还有法币够我们用上一段时间了”王明热情的对陈赓说道

虽然他已经失去了党的领导权他就一直游离在核心权利之外不过这些日子他多少明白了沒有苏联的支持他们这些海归什么都不是

不过他就是搞不清楚他熟读马克思原理为什么连毛这种连德文都不熟悉的人都比他厉害那么多

为什么苏联这么大的国家革命可以成功等自己回來了按照苏联的模式想复制就是成功不了呢

这一次來长江局是一件好事看起码不用被毛掉书袋了

陈赓自己是谁的人他自己很清楚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了他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得罪王明

回报了一个笑脸说道谦逊的说道“什么功劳啊主要是我们在抗日战场上仗打的好给国人争脸他刘源自然不愿意小气到时候咱们的笔杆子写文骂死他让他丢面子”

王明点点头他知道其实这里面还是有陈赓很大的面子西南区的很多的高层都是陈赓当年的同学战场上的生死弟兄如今日子不好过只要陈赓闹一闹他那些同学不会看着不管

但是陈赓这样承认组织的重要性自然让王明感觉很舒服毕竟组织里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陈赓你说道的很对我们都是革命组织中的一份子现在是两党合作期间我们要为抗日统一战线服务现在他们国民党是核心打鬼子我们虽然也是其中一员不过在这个好时候却不能和鬼子硬碰我们要给予党一定的发展空间这是我们的机会”

王明继续说道在他看來此次陈赓拿來的钱对于北方局來说简直是救命稻草听说有五百万法币这些钱给中央一部分其他武装新四军起码让新四军不会太被动了

王明越想越兴奋这样的话自己在北方局工作就会有不错的政绩了同时也证明了他关于服从国民党统一战线的重要性

看到王明在一边滔滔不绝陈赓心里有一丝担忧

目前來说虽然毛在中央占据了主导地位但是王明依据共产国际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

而且王明是一个无主见的海归斯大林说什么他就跟着信服什么一点独立性都沒有

关键是共产国际和毛的看法是不一样的

毛认为日军实力强大应该将主力部队投入到游击战当中而共产国际代表则认为应该在对抗中以运动战和阵地战为主配合游击战

尤其是西南特区供给了不少装备让不少喜欢大场面的军事指战员非常然同王明的看法

但是更多的人是跟着毛过草地走过來的那是过命的交情所以很多人依然选择支持毛大

在政治上苏联为了缓和与国民党的关系在统一战线也有自己的看法共产国际认为要将党至于国民党的领导下

尤其是刘源现在军中如日中天刘源在进行大型会战的时候很多军事指战员都是愿意听从他的指挥的此次徐州会战叶挺就听从了刘源的命令在徐州会战中予以配合

这让毛很不满意毛看的出來很多军事指挥员尤其是从黄埔毕业的军事指挥除了**之外基本上对刘源有一种盲动的服从感

毛对于这件事非常敏感的在他看來红党必须处于独立状态要有独立自主的权利

现在陈赓在西南要來了物资反而不是一件好事了这些物资起码给了王明反对毛的有力正确

董必武毕竟是老党员察言观色的能力不是盖的“你对刘源提出的要求在正面战场作战中要求有调动我军部队的权利你怎么看”董必武是不会听这个专门学马列的年轻人瞎叨叨

“沒问題啊起码我认为长江局应该服从啊要知道我们在南方的力量太有限了和国民党配合才能发挥我们的力量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我们的责任啊这有什么好说的”这个问題他今天和何应钦会谈的时候他就答应了他觉得沒有什么问題就答应下來了

董必武的心情很沉重他感觉这不是一件好事小声问道“中央怎么看”

“北边我管不到但是在长江局我是可以代表中央的所以我同意了”王明挥着手自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