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困敌入阵

龙山城废墟,女人们从那坍塌的地下花园陆陆续续的爬出来了,敌人已经不见,应该是撤走了,但凤依莲却失去了踪影,大家寻找着她,呼唤着她:“依莲,依莲……”

一股强大的神力传来,大家抬起头,看到了那橙光闪耀的长枪,龙无双落了地,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脸上泪痕犹在,他看着已经垮塌了的地下花园,痛心疾首中有说不出的内疚,自己都在干什么,神族没有保住,地下花园也没能保住,如何对得起大家,如何对得起上神。

众人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叫着他:“龙族长,龙族长,快找找依莲,咦,这孩子……龙族长,他……”

龙无双的心又剧痛起来,还没有从失去孩子的悲伤中缓过神来,凤依莲又不见了,在那巨大的打击下,她哪里还有可能幸免。

他于悲怆中仰天叹了口气,强忍着泪水,心情从未有这般的沉重,也从未有过如此的痛彻心扉:“给她树个碑吧,她牺牲了,魔祖元神出窍,进入了这个孩子的体内,驱动着这个孩子行凶,已经被我赶走了,重新赶回迷宫去了,我让仙儿正在迷宫搜寻他的肉身,大家安全了,没事了,如今大家无家可归,都暂时去凤族吧。”

他说完话,抱着孩子走了,消失在黑暗之中,众人愣了片刻,悲从心来,又是一番惊天动地的痛哭

第二日天亮,修罗宗里,紧挨着春雨的坟墓,堆起了一个小土堆,土堆前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爱子龙不迷之墓。”

龙无双扶着春雨的墓碑,哽咽道:“春雨,对不起,我总是保护不好大家,这个仇一定要报,就算粉身碎骨,也要灭了魔祖这个混蛋,儿子陪着你,我走了,以后再来看你。”

而此时在迷宫里,凤仙儿迅速的返回了,她展开羽翼在天空飞翔着,到处搜寻魔祖的肉身,但偌大的迷宫想要找一具藏起来的肉身谈何容易,飞了无数圈却徒劳无功,他到底会把肉身藏在什么地方呢?

正在搜寻之间,前方出现了一片树林,就是迷宫中央的那片树林,那个藏着地底秘洞的树林,她盘旋着在树林边上落下,摘了一颗果子,到池塘边洗了洗,坐在池塘边上一边吃一边思考着。

此时,天边突然魔力涌动,她急忙抬起头来,就见一团青光急速而来,落入了树林不见了。

她扔掉了果子,跳了起来,可恶,魔祖竟然藏在地底秘洞里,那可是上神留下来的地方,怎么容许他亵渎。

她飞奔入林,到了那深坑边上,展开翅膀,直接向下,要去截杀魔祖,必须灭了这该死的混蛋,为兄弟姐妹们报仇。

而此时在那秘洞之中,魔祖的元神带着灭世黑莲和魔法原力匆匆入体,复活了过来,他急忙抓起噬天魔杖,运转魔力护住了身体,就要飞快的逃逸。

但他刚到秘洞口,凤仙儿已经抡着天剑堵在那里了,见了他,不由分说,神力满满,当头就劈。

他急忙闪过,念了口诀,对凤仙儿动用大招,一上来就是雷电,耀眼无比的亮光闪过,霹雳炸响,山崩地裂,顿时毁灭了一切。

他根本顾不得到底杀死凤仙儿没有,运转魔力冲出了地面,而那地面也几乎被全部摧毁,林子没了,瓜地没了,就连那小池塘也被翻覆的泥土全部填埋了。

他慌不择路,也不管哪个方向了,走了再说,免得龙无双再追了进来,但金光闪耀之间,凤仙儿突然出现了,快如闪电般的到了他的跟前,抡着天剑又是当头劈来。

魔祖急忙举杖抵挡,“轰”的一声爆响,神力与魔力强烈碰撞,他飞出去了,飞出了百丈之远,而不管他飞多远,凤仙儿那恐怖的速度总是如影随形,他根本就无法摆脱。

他疯狂了,念着口诀对着凤仙儿奋力打击,什么雷电,什么烈火,什么冰山,什么洪水,一股脑儿的乱用,把那迷宫给毁得面目全非,但也还好迷宫的恢复能力非常强,片刻之后又都恢复如初了。

他一口气使出了那么多招,但凤仙儿却毫发无损,他几乎要抓狂了,天哪,这女人比龙无双还难对付,不但抗打击能力超强,还快得不可思议,他惊恐了,但他不敢再飞起来,要论飞翔,他怎么飞得过长着翅膀的凤仙儿,所以他也不再攻击她了,在那巨石之间到处乱跑,企图让她跟丢,彻底的摆脱她。

他的身后,凤仙儿始终跟随,她要赶上他易如反掌,只是赶上之后自己要杀他就难了,虽然自己不惧怕他的任何招数,但那只是自己的防御能力高,自己有不坏之躯,他伤不了自己,但自己的攻击力却不足以灭他,她追着他,并未去抓他,杀他,她想将他追入九天雷阵,让阵法无休无止的攻击去灭他。

她正在紧追着他,却不料遇到了埋伏,一只凶猛的野兽突然从巨石后面窜了出来,扑在了她的身上,张嘴就咬。

这凶兽正是那怪物,它正在迷宫中四处寻找魔祖,却见魔祖飞奔而来,它本来打算突袭魔祖,却又看到了他身后追击的凤仙儿,它在那一瞬间心花怒放,凤血,纯正的凤血,自己运气实在太好了,这个世界不但有龙血,竟然还有凤血,它在那一瞬间决定放弃魔祖,直接选择凤仙儿,它要凤血,要化身为凤,那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比魔祖强多了。

然而它失算了,它没想到凤仙儿居然是不坏之躯,它那奋力的一口,直接崩掉了好几颗牙齿,嘴里一片剧痛,却连凤仙儿的一块皮都没咬破。

它惊恐之间,尾巴化为了枯藤,想要紧紧的缠绕凤仙儿,必须把这凤血的主人缠死,但它没想到凤仙儿突然化翼为刀,寒光闪闪,斩得飞快,将它那枯藤斩得七零八落,转眼之间就甩脱了它。

凤仙儿摆脱了它的纠缠之后,似乎根本不在乎它,没有丝毫的停留,依然紧紧的追击着魔祖。

那怪物哪肯如此放弃,缠不住她,追击还是可以的,它跟在凤仙儿的后面狂追,凤血,龙血,如果自己都得到了,那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凤仙儿在那怪物扑出来的瞬间,其实还是猛然吃了一惊的,心慌了片刻,但当那怪物的牙齿崩坏了之后,她镇定了下来,来得正好,既然来了,那就追一个,引一个,一起弄进那九天雷阵去消灭了。

这边凤仙儿无休无止的追击着魔祖,那怪物无休无止的追击着凤仙儿,而另一边,龙无双葬了孩子之后,迅速的回到大荒地,找到凤鸣和那四千多的女人孩子:“是魔祖运用了魔界技能元神出窍进入了孩子的身体,我已经将他的元神赶回迷宫去了,大荒地并非久留之地,凤鸣还是带士兵守着大荒殿,其余的人暂时先去凤族安居吧。”

凤鸣问道:“那孩子呢?”

龙无双:“死了。”

凤鸣:“那是谁家的孩子?”

龙无双:“黎山宗黎肥的儿子黎不迷,大家不要去怪黎肥,是魔祖作怪,他还压根都不知道。”

凤鸣的眼圈突然红了,她以前被常年外派,对各界的消息还算是灵通的,她知道黎不迷就是龙不迷,那孩子其实是龙无双和春雨的孩子,她为龙无双难过,在心里叹了口气,她问道:“依莲呢?”

龙无双用冷峻的眼神看了看远处的群山,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她牺牲了”,虽然他内心剧痛,但却不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眼前的这一群人经历的惨痛不比自己少,神族被攻破,男人几乎死光,他们的家人也在其中的,她们目前最需要的得到安慰,要让她们对未来重新充满信心,不能让她们就此崩溃。

他转过头来,冷峻中带着坚定:“我会为大家讨回公道的,魔祖和那怪物都被困在了迷宫,外面已经安全了,你们暂时去凤族呆着吧,凤九,马大姐,凌晨……”,他在人群中未能看见青萝她娘和蓝雪:“我干娘呢,还有蓝雪呢?”

有人又哭了起来:“青萝她娘一定要最后走,还有蓝雪,她要等族人走完了再走,都没来得及逃出来。”

龙无双的心中又是一阵绞痛,怒火再一次的燃烧,绝不能容许魔祖再逃掉,如果说以前还有些犹豫,对他手下留情,那么此番已经到了非杀不可的地步:“我知道了,你们赶紧走吧,我要进去配合仙儿,怕她一个人出事。”

迷宫里,凤仙儿追着魔祖跑了一天一夜,追得魔祖几乎都要累断气了,他那身体虚弱,却被追击着无奈的跑了一天一夜,他几乎要绝望了。

但让他更绝望的事突然来临,就在凤仙儿急切的盼望着将他追入九天雷阵的时候,他真的就跑进去了,陷入了阵中,那都是雷暴,漫天粗大的闪电劈头盖脑,不停的往他身上劈,他那灭世黑莲已经不管用了,狂暴的雷电几下就把灭世黑莲劈没了,他不得不运转魔力,一团青光护住了自己的身体,在那阵法中惊慌失措的狂奔,但却越跑越深入,哪有那么容易跑掉的。

凤仙儿在雷电袭来的那一瞬间,不由得大喜,终于把魔祖赶进来了,她顶着疯狂的雷暴,快速的辨明了出路,在阵中失去了踪影。

那怪物在跟着凤仙儿追入阵中的那一瞬间已经傻掉了,狂暴的雷电将那凶兽的身子瞬间灭成了灰,它原形毕露,一颗光溜溜的头颅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嚎叫着,赶紧往回滚,想要逃出阵法,但阵法就是阵法,只要进来了,哪里还有回头路,它被彻底的锁死在阵法中,经历那雷电无情的鞭挞,越滚越深,就跟魔祖一样,越是挣扎,就越是往着核心而去,找到出路的可能就越是渺茫。

转眼之间,凤仙儿已经出了阵,跳上那巨石,亲自守着那生门的方向,看着阵中痛苦不堪的怪物,终于看清楚了它的真实面目,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它实在是太可怖了,到底是宇宙哪里来的大凶之物?

此时,龙无双已经快速的回来了,飞上了巨石,见凤仙儿安然无恙,他长长的松了口气,他看向了阵中:“你把他们都引进去了,实在是太好了。”

凤仙儿:“可是尽管那怪物痛苦不堪,但你看它却很难彻底死去。”

龙无双:“不管它,雷电可是无休无止的,看它能撑多久。”

阵法中,那怪物嚎叫着,翻滚着,却跟魔祖滚到一块去了,魔祖此时已经不跑了,运转魔力死死的撑着雷电,见它滚过来,也没有再动。

怪物惨叫着:“魔祖,咱们合体吧,要不然,谁也活不出去。”

魔祖:“合体之后,你就控制了我的躯体,我还算个什么,只不过行尸走肉而已。”

那怪物:“那你就等着被毁灭?你有那么伟大吗,你愿意成全龙无双吗,你愿意这个世界都是神的世界吗?”

魔祖沉思了一阵,长叹了一声:“他们是在太可恶了,对我赶尽杀绝,那就让这个世界毁灭吧,谁也别想得到,我把身体给你,但你一定要冲出囚笼,灭了龙无双和凤仙儿,将神界彻底灭绝。”

那怪物:“当然没问题,松开防御,我来了。”

巨石顶上,龙无双和凤仙儿惊讶的看着魔祖任由那怪物咬破了他的脖子,钻入了他的体内,一切都没了动静,魔祖身上散发着青光,抵挡着雷电的轰击,一动也不动了。

凤仙儿握了握龙无双的手:“这两坏东西终于合体了,不会困不住他们吧?”

龙无双看着阵中一动不动的魔祖的身体:“不是他们了,魔祖已经被灭了,这世上从此后再无魔祖,那怪物虽然力量巨大,虽然获得了魔祖的能力,但想要破了咱们的阵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它还要顶住阵法猛烈的雷电。”

说话之间,魔祖的身体突然动了,已经被那怪物彻底的掌握,那怪物忍住被雷电打击的痛苦,挥舞噬天魔杖,用尽全力召唤了各种元素,在那阵法中狂轰。

但这阵法是合了龙无双与凤仙儿两人的力量组成的,非常牢固,虽然也弄出了巨大的动静,但阵法却坚如磐石,那怪物轰击了一阵,没有丝毫的作用,它不得不暂时放弃,又蹲了下去,蜷缩着一动不动了。

龙无双看了一阵,拍了拍凤仙儿的肩膀:“赶紧感悟宇宙天机吧,这阵法能困住它,但确实很难彻底消灭它,咱们必须要再取得进步,用咱们的力量彻底消灭祸害,不能让那些悲剧再重演了。”